首页 >> 安全相处课程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第248章 抓花你的脸,赔礼

【文学楼】欢迎您牢记域名:,方便下次阅读小说《》最新章节...苏白桐正往前走,突然前面小路上闪身出现一人。

ioge慧香心中不由得一惊,那人正是邢氏的侄儿庄易生,她刚想提醒苏白桐,却见自家小姐径直迎上前去了。

“小……小姐?”慧香诧异的喊了声,同时听到身后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回头一看,刚才带路的那几个丫鬟全都跑开了。 慧香心中更觉不妙。

苏白桐这时却从容的走上前去,向庄易生轻施礼:“这位公……”庄易生忙隐去脸上的兴奋之色,清咳一声,装模做样道:“苏大小姐不必多礼,我又不是外人,你唤我表哥便可。

”“表哥……”慧香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真的这么唤了对方,心中大急,这不是正中了邢氏的圈套了么?苏白桐这一声表哥叫的庄易生心花怒放。 临来之时,邢氏曾告诉过他,要想留在京都,要么有钱,要么有权。

不然以他的身份极难在此容身。

他如果能娶了苏府的大小姐为妻,苏明堂就算是看在女儿的面上也会帮他安排前程,所以他的一颗心激动的简直快要跳出来。 苏白桐抬起头来,向他微微一笑,柔美的面孔就像瓷娃娃般,光洁,恬静。 她指向一旁的树丛,柔声道:“表哥能否帮我个忙……刚才我的猫儿跑到树丛后了。 烦劳表哥帮我把它寻出来好吗?”苏白桐的态度虽说不上十分热情,但她的请求却让庄易生觉得十分受用,他立时满口答应下来。 “好好……我这就去给你把猫儿寻出来……”说着他卷起长衫下摆,往树丛后去了。

慧香惊见苏白桐的唇角掠过一丝冷意,转头再看庄易生。 只见他笨拙的钻进了树丛。 隐约的树丛后传来女的说话声,听那声音似乎像是二小姐苏汐若。

慧香满腹疑问,还没等她开口向苏白桐询问,忽见树丛后响起男的惨叫声,以及苏汐若的尖叫。 苏白桐束手站在小路上,看着苏汐若惊慌失措的带着丫鬟从树丛后逃出来,庄易生的惨叫声则在继续……直到王妈妈循声赶来,庄易生这才被几个婆从树丛后搀扶出来。

他的脸上全都是血口,身上的衣裳也破的一条一条。

就像面条似的挂身上,他惊恐万状的捂着脸。 “快……快把那只猫拿走!”他尖叫着,双手不断在脸上挥舞,好像有什么沾在上面似的。 邢氏赶来一见这情形差点气晕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苏白桐从容的站在那里,“母亲这是在问谁?”“除了你我还能问谁!”邢氏再也忍不下去了,面对这个装疯卖傻的苏白桐,她真的再也没办法去装那慈母了,“我问你,他的脸是怎么回事!”亚叨休圾。 苏白桐诧异的看着邢氏,“母亲这话问的好生奇怪,刚才庄公是与二妹在一起,这边有树丛挡着,我怎么知道生了什么事,母亲应该先问二妹妹才对。 ”邢氏这才现,她的女儿正在不远处,小脸煞白,靠在丫鬟身上,好像受了极大的惊吓。 “倒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易生的脸伤成这个样!”邢氏让王妈妈将苏汐若叫过来,怒声责问。 “全都是因为她!”苏汐若指向苏白桐尖声道,“全都是她搞的鬼,她的猫把庄公抓了,我什么都没做,不干我的事……”邢氏恶狠狠的看向苏白桐,“又是你的猫……上一次它惹的事还不够吗!”苏白桐并不惊慌,“母亲说的是上一次二妹的白猫招惹来的那件事吗?”苏汐若当时想利用她的白猫吓唬苏白桐,没想到却被小香狸抓瞎了眼睛,她后来情绪失控,还扔了茶壶烫伤了绯王。

“你是招惹来的,是你!”苏汐若气的跳脚。 苏白桐向着树丛后唤了声:“汤圆。

”小香狸就像一道银色的影,“嗖”地跳了出来,亲昵的在她的腿边蹭着,喉咙里还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庄易生一见吓的连连后退,“走开……走开……不要过来……”苏白桐叹了口气,“没想到表哥这般的胆小。

”邢氏气的咬牙切齿,这根本就不是胆小的问题,庄易生的脸被抓成那样,以后还不知能不能恢复,他也就这张脸还过得去,要是他们家人因此而赖到苏府上,以后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邢氏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一边派人去请大夫,这边询问庄易生刚才生的事。

庄易生将苏白桐求他寻猫的事说了,邢氏向她怒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快把这只畜生处置了!”王妈妈带人刚要上前,小香狸浑身毛全都炸了起来,尖牙露出,无声的咆哮。

只把王妈妈等人吓的腿脚软,想起刚才庄公那一脸血……谁都不敢先靠上前去。

“你连我的话也敢不听?”邢氏拍案而起。 苏白桐面无表情的望着邢氏,“母亲只提我的宠物伤人,可是你就不问问二妹,她为何要使人投下诱饵,引得我的汤圆进那树丛吗?”邢氏看向苏汐若,苏汐若心中有鬼,慌的吞了口唾液,“你……你胡说,我才没有……”苏白桐道,“母亲若是不信可派人进那树丛后面,还能寻到些剩饭剩菜呢。 ”想用这些剩菜引诱汤圆,苏汐若也太小看它了,它可是只食肉的。

小香狸舔舐着尖锐的脚爪,半眯着绿色的眼睛,盯着苏汐若。 那模样好似在掂量着下次要如何抓花她的脸。 苏汐若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去树丛后查看的婆回来后,在邢氏的耳边低语了一阵,邢氏的脸色越难看了。 这事摆明了是她女儿还记恨着之前苏白桐的宠物弄死了她的白猫一事,所以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把这只怪模怪样的猫儿弄死。

至于庄易生为何会被猫抓伤……邢氏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看着苏白桐的从容,跟女儿的心虚,邢氏心头一阵阵火起。 她若再追问苏白桐的不是,到最后只会引出苏汐若与庄易生在树丛后相遇一事。 苏白桐这丫头看似不言不语,可到了关键时候,难保她不会反咬苏汐若一口。

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庄易生这个废物。

“既然是你的猫伤了庄公,你去向他赔个不是,他若是肯原谅你怎么都好说,若是不肯……”后面的半句话邢氏故意没说出来。 她本是想要挟苏白桐,女孩一般脸皮都薄,哪好意思主动去向男赔礼的。

没想到她话刚一出口,苏白桐恭顺道:“女儿这就去。

”说完竟带着慧香就这么走了。

邢氏不可置信的在后面看着,只见她真的往临时安置庄易生的院去了。

标签:安全相处课程,宝鸡笔迹鉴定,周钰茜广州